2014年02月27日

花雪月的浪漫

初讀詩經,不過是附於課本上討厭的文字,逼迫背誦,自然沒有好心情。惟有閑暇品味,字裏行間。點以幻想,便靈透了壹個冬天Single Club
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,縱我不往,子寧不嗣音?

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,縱我不往,子寧不來?

挑兮達兮,在城闕兮,壹日不見,如三月兮!

憑欄而望,縱使千百年歲月也宛如過眼雲煙,抵不過那女子低眉間的哀愁。墨跡未幹,穿越這歲歲年年的不盡詩詞,惟有悠悠二字藏入眼眸,不見時間流轉,卻見嗔怪如故。如今相思依然,也再倒不出舊年詩情,就連這意境也差之千裏。思緒不由遠飄,揣測那字裏行間的纏綿,子衿、子佩,纏心而繞,只怕這城闕萬裏,也鎖不住這耀耀目光。

豈曰無衣?七兮。不如子之衣,安且吉兮。

豈曰無衣?六兮。不如子之衣,安且燠兮。

錦衣玉裳,不敵臨行密縫,幾縷柔情隨線而繞。粗衣短衫,細細針線皆浸愁心與明月。舊日清風蝶影下的莞爾壹笑,亂了蒼世年華,亂了沈思往事的心。同望落霞,同賞孤鶩,同泛秋水,同繪長天。容若有詩“沈思往事立殘陽,當時只道是尋常。”往日的飲茶潑墨。往日的壹顰壹笑,都隨壹針壹線縫入子衣,深藏心底,如茲茲狂草。羌聲單薄,如有青衣在手,而舊人,終去了再也尋不到的地方。

靜女其殊,俟我於城隅。愛而不見,搔首躊躇。

靜女其孌,貽我彤管。彤管有煒,樂懌女美。

自牧歸荑,旬美且異。匪女之為美,美人之貽如新香港

荑草喚之茅,輕柔繞指尖,暗香縈身繞。此香卻非彼香。草木水露之香,清新淡雅,幽會之情則是這旬美且異之物無法媲美的。這般躲於城隅,看心上人坐立不安。那般因愛不見,思孌顏如狂。突憶李煜與小周後幽會“花明月黯籠輕霧,今霄好向郎邊去!衩襪步香階,手提金縷鞋。畫堂南畔見,壹向偎人顫。奴為出來難,教君咨意憐。”只消壹句咨意憐,纏綿盡出,如此相像,墨畫中壹嫻雅女子,提裙輕舞,踩著不盡的幽香,躲入壹人心間,安了世俗繁華,越千年之後,淡然如唇邊微翹。

桃之夭夭,灼灼其華。之子於歸,宜其室家。

桃之夭夭,有蕡其實。之子於歸,宜其家室。

桃之夭夭,其葉秦秦。之子於歸,宜其家人。

舞者曼妙,壹曲桃夭衣袂曼妙,粉紗飄飄,片片花瓣夾雜著最美的憧景與期盼。曲調素雅,如行雲流水傾瀉人間,明媚眼眸藏在細膩娟紗後輕笑。新婦出嫁,詩歌祝賀,桃花與人,兩兩生輝,千古詞賦詠美人,美人壹笑似桃夭。軟紅十丈,鋪成這唯美紅毯,交托出去的手,付諸了永恒的誓言。桃的花,桃的葉,桃的果,紈扇難掩這染盡人間風花雪月的浪漫nu skin 如新


同じカテゴリー(如新香港)の記事
 鳳棲梧桐,壹葉知秋 (2014-09-25 11:33)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