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by at

2014年03月19日

不再為難,不再痛苦

我總是著迷於我的夢境,為那些生命主永遠不可能存在的美好名創優品

在每壹個漆黑的深夜裏,我的心總會掙脫了時光,來到千年前的那場夢境裏,夢裏我的那個女子或委婉多情或風韻自成。

霧靄沈沈的早晨,晨光依稀裏,遇見了那個她,青布衫,桃花面,柳葉眉,盈盈從我身旁走過,前世今生,又是誰將把妳刻在心裏做成詩篇名創優品

小園香徑裏,有幽人獨行。她背倚秋千,風過,雲鬢散亂卻自成風韻,見有人來,嬌花照水般低頭不語,那是怎樣的壹低頭,才讓我的心中念念不忘?

楊花樹下,她壹柄長劍,佩環叮咚。不似男兒的英姿颯爽,卻仍風姿綽約,明媚壹笑,不傾城不傾國,卻在我的心頭泛起了點點漣漪。

夢影斑駁裏,天色已染上白光。舊夢已逝去,徒留兀自傷感名創優品

我們每個人都會歷經滄桑,看遍春花秋月,嘗盡世間冷暖。歲月磨平年少輕狂,時光帶去青澀年華,沒有什麽會在風來塵往裏永駐,而我的夢也始終藏在我的心裏,成為我剪不斷理還亂的愁緒。

我的夢裏迎來了壹陣落花,壹片壹片,漫成殤。
大雨從天而降,她站在喧鬧的街道中間,環視四周,滿眼都是燈紅酒綠,滿眼都是繁華似錦,看不慣那些壹味生活在虛無飄渺的世界中的人,她低頭壹笑,轉身離開。

走啊,走啊,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,不知走了多遠,不知走到何處,她只朦朧的記得她從何處而來,卻不知去往何處。只知道天空中雨還在下,她累了,躺倒在壹片混合著稀泥的青草地中,她冷了,才發現沒人在她身旁,沒有關懷,只覺冰冷的雨不時拍打。在這個又冷又黑的夜晚,她穿著壹身濕透了的衣服躺在草地中淋著雨,她突然覺得自己好可笑,甚至有些可悲。就在這時,她想起了他,哭了,哭的好傷心。她聲嘶力竭的喊著,沒人聽得見,也沒人在乎她。她隔著淚眼看天空,發現天空也哭了。她的嘆息撞碎了她的瞳孔,於是,整個天空都墜落了


她覺得自己本可以華麗的轉身,堅強的不哭泣,堅強的說不愛他。可是她做不到,放不下,放不下美好的回憶,放不下他,放不下他給的簡單美好,無論怎樣都忘不了那壹抹繾綣的海棠紅。她放不下他就如同她已寫好的華美文句,想把他放在文章中,使文章變的流光溢彩,可為什麽,她總發現,那華美的文句總是找不到合適的位置,放進去,擾亂了她的文章,舍棄他,她卻總覺得這樣會令他難過,她在如此的糾結中慢慢成長,可她依舊沒有做出決定。有人說:“不必要如此為難,句子劃掉就好了,文章少了這壹句,依舊完美。”當然,她也知道,可她就是放不下,放不下她的生活,更放不下他。

壹滴很大的雨珠落在她的眼中,將她帶回現實,雨依舊在下,越發感到寒氣逼人,她默默的站起來,繼續向前走去。這次,她不會回頭,毅然決然的放下他,回到她的生活中去,走她自己想要的路,不再為難,不再痛苦,不再傷悲。她也最終懂得,心,不傷不碎;情,不學不會。  


Posted by smilele at 12:20Comments(0)love